關於部落格
  • 19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辜振甫 不捨與不滿

今周刊   / 撰文/陳邦鈺

十月二十五日,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從和信治癌中心轉赴振興醫院就診,消息一出立時就驚動了兩岸高層。 辜振甫的意志過人,即使癌細胞已有擴散,但生命力仍然旺盛,神智清晰,胃口也很好。但三十多天的孤寂病房日子裡,往事也彷如過眼雲煙般的重現眼前,心中總有股說不出的無奈與壓力,就像冬日北投山區清晨的濃霧,很難化得開…… 辜振甫自小就是父親辜顯榮眼中最能繼承衣缽的「優等子」,而他也真能在他父親的期許下,保住全台第一世家的似錦繁華;在隨心所欲之年,還接下了海基會的兩岸溝通工作, 也為兩岸的未來,創造了許多的可能。 在外人眼中,辜振甫稱得上富貴雙全。但在他自己心裡,卻有著不滿與不捨……

外人眼中,辜振甫稱得上富貴雙全,但在他心中,卻還有著些許不為人知的不拾與不滿
二○○二年,三月,初春。台北的午后,逐漸偏西的陽光,透過厚重的雲翳,無力的穿越白色布簾,投射在和信醫院的VIP病房裡。端坐於鬆軟沙發上的辜振甫,望著牆上即將指向三點的時鐘,強忍著的淚水,在他眼眶打轉……。 長期煎熬辜振甫的腎盂癌急遽擴散,醫療小組幾盡全力但仍無好轉跡象,家中成員最後決定讓辜老遠赴德州治療。這天下午三點正是辜振甫準備搭車前往機場的時刻。 二○○一年、○二年冬春之交,台灣股市重挫至五千點,正當各界忙於討論如何挽救經濟之際,一生順遂的辜振甫,也經歷了人生最晦黯的時光,家族中被賦予重望的長子辜啟允才於○一年的聖誕夜去世,隨後辜振甫、辜濂松叔姪分家,讓辜振甫引以為傲的和信企業集團空有虛名。 不到數月,辜振甫的病情亮起紅燈,中山北路上的台泥大樓內雖還勉強維持著穩定的工作步調,但辜家雙城街的老宅中,卻已驟變橫生,隱然有股莫名的烏雲籠罩。 四個月後,辜振甫治療成功返台,他跟友人說:「當時以為這次去了,很可能客死他鄉,因而無限感慨。」這是辜振甫首次感到性命交關,讓他記憶極為深刻的一幕。 而辜家之所以選擇將辜老送往美國德州休士頓的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治療,係因辜嚴倬雲十多年前也曾在此醫院,動了一次大手術,原本高達五○%的癱瘓機率,卻奇蹟般的痊癒;因此辜家對該中心極為信任。 雖然這次赴美治療,辜振甫痊癒而返,但因年事已高,大病之後難免傷及元氣。尤其辜老又患有腎臟疾病、膽結石、胰臟炎、攝護腺等病史,右邊腎臟、膽囊及胰臟皆已摘除,身體狀況很不理想。辜振甫曾多次豁達自嘲說,「我體內有一邊是空的。」 美國醫生建議辜振甫摘除僅剩的一顆腎臟,因為這顆僅具象徵意義的腎臟,不時冒出腫瘤,三不五時就得住院以雷射燒除,但辜家認為手術危險性太高,還是等到醫療技術更發達後再想辦法,這也種下了辜振甫今年十月底舊疾復發的主因,癌細胞擴散至肝肺,侵入骨髓。 只是辜振甫這兩年內幾度於生死關頭打轉,總是奇蹟般的轉危為安,讓美國主治醫生都不禁歎服地說,「辜先生意志力驚人,一般人可能早就放棄了。」 一不捨/鍾愛的長子英年早逝…
頑強生命力的背後,是無奈的故事。身為台灣第一世家掌門人,面對家族興衰與個人的關鍵時刻,辜振甫心中仍有許多未竟的遺憾,尤其對於手創的台泥,內心自有一番煎熬與不捨。長子辜啟允英年早逝,已讓辜家二老痛入心肝,而次子辜成允才剛坐上台泥董事長寶座,辜老心裡明白,這是因為自己餘威尚在,如果就此撒手人寰,老臣外患豈會心服辜成允,加上各方勢力競起,台灣第一支上市股票的台泥企業,可能將面臨摘下辜家招牌,改朝換代的命運。 辜啟允的驟逝,是辜振甫難以彌補的憾恨,對於一生平步青雲的辜老而言,終於了解到,縱然事事精於盤算,但也算計不了命運大限的無奈。 辜啟允自小便得辜家二老鍾愛,與辜振甫幼年時的家族地位無異,父親辜顯榮經常逢人便誇耀這個「優等子」(台語),這份愛也一脈傳承給了辜啟允。 雖然辜啟允生性放蕩不羈,不若其父言語得體、衣著講究,一派儒商模樣,但為人處世的手腕卻不脫父親真傳,甚至還多了分豪邁,讓老臣均心悅臣服,盡心輔佐。 其實辜啟允於商場間的韜略縱橫也不乏佳作,譬如所創的和信超媒體在美國那斯達克掛牌上市時,股價曾創下台灣企業赴美上市的歷史新高,掛牌首日收盤價高達八十八美元,折算台幣約每股二四三○元,成為第一個在美上市的台灣通訊網路公司。 但辜啟允的冒險性格,卻也導致企業資金調度困難;他對朋友過於四海,最後很多放出的款項都在他過世後自動消失。據稱當年以六十億台幣買下中天電視台時,傳訊電視(中天電視台前身)老闆于品海已積欠辜啟允將近二十億元。當年和辜啟允玩在一塊的伊林模特兒經紀公司董事長段國慶說,辜啟允過世後,許多外帳一翻兩瞪眼,根本收不回來,許多人因此平白撿到好處。 辜啟允在世時,最讓辜家二老擔憂的,是其嚴重的酗酒問題,每天自中午開始,便與酒為伴,但就算喝得再多,晚上也一定打起精神,若無其事地回家陪父母吃飯,看在雙親眼中,心痛無比。 二不捨/接班的次子尚待磨練…
當辜啟允過世後,辜老雖早有心理準備,但親近辜家的人士透露,辜振甫曾感嘆地說,「這個孩子的膽子實在太大了。」辜啟允所捅下的財務漏洞,讓辜家直到今年才彌平,據估算至少有一百億台幣,但辜老言語外所流露出的黯淡神情,顯然除了不捨,還是不捨。 辜啟允過世後,辜家事業的重擔落在次子辜成允身上,辜成允較為內斂、保守,和辜家老臣相處也不盡融洽,尤其少了其父兄觀察政治氛圍的興趣和敏銳,對於長期因政通人和而得意於商場的辜家企業而言,或許正是致命缺憾,也是尚待磨練之處。 突然接下了中興家族事業的重責大任,辜成允總被外界質疑,但辜成允在力主興建台泥和平工業區一事上,卻讓辜振甫對次子的能力有了信心,因為現在台泥的和平工業區,便如同王永慶的六輕之於台塑的關鍵地位,而當時辜振甫對此投資案還曾舉棋不定,猶豫多時。 見到辜成允漸入佳境,辜振甫雖然心有寬慰,但辜家目前持有的台泥股份有限,辜成允對企業掌控的能力也尚須時日調教,因此辜振甫一度於○三年重新站上第一線,欲帶著次子重振經營雄風。無奈歲月不饒人,抵不過病魔侵擾的辜振甫,現在心中最放不下的,就是尚未見到辜成允穩坐台泥。 三不捨/兩岸的和談大業未竟…
今年十月二十三日辜振甫再度進入醫院治療,外界謠言四起,一度盛傳辜老病危,而躺在粉白被褥病榻上的辜振甫,除了掛念次子辜成允,心中還掛念著另一件事。對他而言,榮華富貴早已是過眼雲煙,但歷史定位,將來足以蓋棺論定的,當屬他所致力的兩岸和談大業,這其中還包含了許多難與外人啟齒的辛酸過程。 或許是命運使然,辜家近百年來總與台灣命運牽上關聯,其父親辜顯榮引日軍入台一事,史學界多有評論,而半世紀後辜振甫擔任兩岸破冰大使,打破五十年互不往來的兩岸關係,也讓政壇對統獨各執一辭的政治精英,對其有不同評價。 辜振甫對於兩岸的執著與努力,始終抱持一項觀點,「只希望讓台灣更安全」,其中是否有些補償心態,或是藉建立功勳改變史家對辜氏家族的臧否論斷,雖不得而知,但相信對辜振甫來說,當下的兩岸糾結形勢,總是他心頭難解的一大心結。 對於父親辜顯榮的過往,辜振甫是能少提即盡量不提,但辜振甫曾消極抵抗各界對先輩的責難,乃是不爭的事實;他多次向友人分辯,父親過往有協助國民黨中央對日工作,蔣介石還贈勳以表彰功績,但辜振甫敘述此事時的聲音是微弱的,就像金庸筆下《神鵰俠侶》裡的楊過,談到父親楊康時,總是想的比說的多。 一不滿/九二共識從歷史蒸發!
就算是移情作用吧,辜振甫對兩岸的濃厚興趣,在他臨老垂暮的十年中,顯然占據著相當重要的分量。一位友人透露,辜振甫在重病之餘,還以不解的語調反問:「難道真的沒有九二共識嗎?」扁政府不願承認「九二共識」,辜振甫很心痛,但他也能夠理解,畢竟這就是政治,不過,想到了總是氣悶:「改朝換代當然可以推翻以往共識,對方(指中共)不也曾經推翻協議嗎?但總不能說沒那段過程吧!」 「若沒有九二共識,哪來的九三辜汪會談?」跟隨辜振甫赴新加坡的海基會垠n幹部,敘述了辜老對這段兩岸事件的論斷。 不過辜振甫的個性就是這般圓熟,他不會和扁政府打口水戰,因為這和其一生「政通人和」的認知不符。但也不能就此承認吧?否則對岸會如何看待自己?將來又如何再復談?這其中包含了歷史定位和個人誠信問題,因此,辜振甫採取少說、迴避的方式,甚至乾脆用反問來化解尷尬,當阿扁對外界說:「承認九二共識,就等於消滅中華民國!」問題丟到辜振甫這邊時,他的答案也很俐落:「中華民國還存在嘛!」短短一句話,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中。 長達十餘年的兩岸工作中,辜振甫歷經李登輝和陳水扁兩任總統,前者讓他無奈、後者令他心痛。其實辜振甫和李登輝原本關係甚篤,兩人同樣與日本有深厚淵源,又經常一起切磋球藝,自李登輝提出兩國論後,兩人關係日漸疏離。辜振甫曾無奈地表示:「有些話,李先生現在已聽不進去了。」 二不滿/滿腔熱情被政府利用!
不過,當時辜振甫仍懷有雄心壯志,認為兩岸未走到無解地步。前陸委會主委蘇起回憶,兩國論提出後,李登輝便避不見面,國安會兩岸小組幾乎天天開會,商討對策,主持人是當時的國安會祕書長殷宗文,正對面坐的便是辜振甫,有時一天十個多小時的會議,辜振甫都挺了下來,不見疲態。 但之後阿扁執政,辜振甫就顯得意興闌珊,○三年底海基會董監事改選,辜振甫還一度表達辭意,當時海基會祕書長許惠祐曾勸辜老:「你們應該再會一次,現在的局面是個逗點,總該畫上完美的句點吧!」一席話又讓辜振甫燃起了希望,允諾再做一任。 不過辜振甫和阿扁的嫌隙其來有自,九三年第一次辜汪會談後,時任立委的阿扁在立法院曾當眾質疑辜振甫父親辜顯榮賣台的一段公案,觸動了辜振甫最深沉的痛處。雖然以辜振甫的行事風格,可以豁達以對,但阿扁當政後,幾番刺激對岸的作風,這可讓辜振甫的心境上五味雜陳極了。 今年十月國慶大典上,阿扁又釋出兩岸政策善意,據親近辜老的人士透露,之後阿扁還親訪辜振甫,不斷好言鼓勵,甚至邀請辜老擔任兩岸事務工作的召集人,讓重病中的辜振甫再度重燃希望,「辜老就是難忘情兩岸,可能執政黨也看準了這點,總能讓他失望過後,又懷抱希望。」這位人士形容辜家人對於民進黨此舉均感厭煩與不滿。 三不滿/個人聲譽被政治抹殺!
國民黨時期還體認到辜振甫有兩岸的「實質意義」和「象徵意義」,但民進黨眼中的辜振甫只剩下了「象徵意義」。現任淡江大學教授的蘇起認為民進黨只是將辜振甫作為兩岸吹和風的擋箭牌,在這道牆後,不斷祭出小動作,但只要這道牆沒被撤掉,中共也沒理由說台灣拒絕兩岸和談的誠意。 或許辜振甫是顧全大局的當這座「象徵意義」的門面,但還是有時候會忍不住民進黨對他的「過度使用」。有一次阿扁前往探視辜振甫,並向辜老建議,「你可以直接和汪老撥通電話啊!」(意即想要以辜振甫作為兩岸私通的祕密管道。)但辜振甫之後頗為不悅地向友人說,「這種事豈是我說了算?」辜老介意的是,這種私下互通的管道,如果談定了又不認帳,對兩岸和他個人又是一次重大的傷害! 十一月十一日的傍晚六點半,位於天母、石牌的振興醫院出現了一批特勤便衣,迅速護衛著陳水扁總統進入電梯。短短十五分鐘的會晤,阿扁又丟出了辜汪再度碰面的建議,只是當阿扁離去後,辜老的眼神是空洞的,望著窗外逐漸黯淡的景色,內心當下百感交集,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悲。(本期轉載自今周刊第416期) 註釋 辜振甫病房直擊
辜振甫自10月25日起,由和信治癌中心轉到振興醫院就診,一度謠傳病危,癌細胞擴散至肺肝等處。但經振興醫療團隊治療後,病情漸趨好轉,據稱辜老前些日子還下床走動,並點了幾樣喜歡吃的菜色,顯見胃口不錯。 幫助辜老度過難關的振興醫院醫療副院長符振中,畢業於國防醫學院,先後於三總、新光醫院服務,是胸腔外科專家,曾替前選美協會理事長唐日榮的母親治療肺癌,藝人趙樹海成功切除食道癌,為人爽朗熱情,但對辜老病情卻三緘其口。 辜振甫所住的VIP病房位於振興醫院12樓,全院只有三間,由兩間特級套房打通組成,約莫15、16坪,為了兼顧安全和隱密性,通往病房的走廊兩扇鐵門深鎖,還派一名警衛守護。 很多政商名流住過振興醫院的VIP病房,包括廣達董事長林百里、股市名人翁大銘、作家李敖、立委陳文茜之母,一天費用8,000元,護士均是百中選一,儀態端莊,均穿著粉紅色制服,搭配病房內的粉紅色床單,碎花圖飾窗簾,雕花古典家具,環境氣氛溫馨。 住進振興的前半個月,辜振甫總是處在呼吸器和洗腎機的「包圍」之下臥床休息,後半個月,卻能讓辜嚴倬雲扶持著走到窗邊散心。望著窗外天母磺溪中不多的溪水,辜振甫應該十分感謝上天對他的恩賜吧。 (史娃若) 辜汪會晤若成絕響…
兩岸在過去10年間的高層政治會談,「辜汪會談」無疑是標誌著里程碑式的歷史意義,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和海協會會長汪道涵,都有著學養豐富、政通人和的背景,兩人也在中國的詩詞曲賦裡高來高去,留下無限的遐想與轉圜空間。 問題是兩老均年屆高齡,兩、三年來不時傳出身體不適消息,也讓外界紛紛猜測後繼接班人選,台灣方面被點名,或是自動表達意願的包括張俊宏、施明德、李遠哲,甚至前總統李登輝,而大陸方面也一度盛傳由前副總理、外交部長錢其琛接任,也有傳言將由江澤民文膽,時任中國社科院副院長的劉吉擔綱,不過最終仍處於傳言階段。 海基、海協領導人動見觀瞻,兩岸當局亦不願主動換將擔負破壞和解氣氛的名義,因此兩岸當局均以不變應萬變,靜待對方先動。 只是兩老無論缺了誰,戲顯然都唱不下去,因為兩岸再也找不出辜汪二老這般舉足輕重的政治人物,企業界亦難覓學德兼備,同時能洞悉國際兩岸情勢之能人,曾任海基會祕書長的許惠祐便說,辜汪若成絕響,未來就只能靠機制協商來建立制度了。 小辭典
安德森癌症中心 MD Anderson癌症中心連續4年被評為美國最好的癌症醫院,不過外籍人士到此就醫所費不貲,據了解,通常門診費就要400美元(約合台幣14,000元)左右,而治療費押金帶手術則高達10萬美元。 據傳一名來自中國大陸的病人,一次治療便花去60萬美元,不過該中心在癌症領域的權威地位,仍吸引著世界各地的病患前去就診。 (邱莉燕) 本文章經《今周刊》授權刊登
更多內容請詳閱本期《今周刊

資料來源 摘自: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

資料來源 :1758網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